香干肉絲與麻婆豆腐

     兒子申請專業學校時,南加大和美東波大都有回音。猜他選那?竟然捨近求遠,刻意跑得遠遠好逃離他那喋喋不休成天在旁嘮叨老爸。算算,四年下來鉅額學雜費外,還得花多少昂貴額外吃住及往返機票冤枉錢?心疼哪!氣得大半年不肯跟他講話,見面亦故作不識。可憐太太,只好居間折衝尊俎好話說盡。

     「離家出走」一年後,太太觀察兒子改變不少。似乎,成熟多了。少了甘心作牛作馬侍奉子女爸媽,一切都得自己動手。這才發現原來在天堂沒人管日子亦非想像中那般愜意!打電話回來次數也多了,告訴老媽:想吃她燒的油飯,還有香干肉絲、麻婆豆腐……。

     香干肉絲,在我家是道淵源長久、具歷史意義家常菜。打從留學生涯,在30年前鳥不生蛋的美中能找著一袋由外地輾轉運至,表面長著黏絲、都已發酸快要變味豆干可還真是不易!將罐頭榨菜切細絲浸水去鹹、豆干洗淨切絲再與肉絲下鍋同炒,這便是留學時代唯一能聊解鄉愁名菜──「香干」肉絲。豆干發酸、而那肉絲,說實在亦不十分高明。沒錢,只好專挑肥多瘦極少老美不要廉價賤肉。

     畢業後搬到加州,被這兒食物的味美及價廉真一併嚇呆。處處皆見Lunch special,物美而價則廉宜得離譜。餐餐大快朵頤,被那梅菜扣肉、東江鹽焗雞……撐得據說臉圓得都幾要似滿月。材料新鮮齊全,炒出的香干肉絲自然更精益求精。麻婆豆腐,亦是依據傅培梅食譜作的。那當頭卡在加州執照尚未拿到,空閒時間甚多便成天以燒飯為業、靠太太上班養活過日。報稅期間,有天傍晚燒了個麻婆豆腐,弄盒便當給在會計師事務所加班的太太送去。不巧撞遇她老闆──亦是我的哥哥,見他瞧老弟那一幅沒男子氣概甘心吃軟飯、窩囊又無能的尷尬眼神,真為他叫屈而深感羞愧!不過,我家兩個兒子確是自小吃慣香干肉絲、麻婆豆腐長大。

     如今每回品味這菜,總不自覺緬懷起過去夫妻倆白手創業艱辛來時路。兒子們則是情有所鍾百吃不厭,每回上餐廳這些都是必點之菜。弄到後來,竟儼然似品味專家。菜一上桌讓他們先嚐,再問味道如何?竟能頭頭是道地評比一番。要他們點菜,「香干肉絲、麻婆豆腐、清炒蝦、乾煸四季豆…..」亦朗朗上口食而甘之。彷彿,成了至愛之菜。

     自找苦吃逃家兩年後,兒子似被磨得成熟亦較能為人考慮。想想,與其將之留在身邊進南加大養尊處優,反極可能變成個纨袴子弟。而今雖多耗費卻讓他有機會吃苦獨立,也算是意外收穫。歪打,卻正著。且還是他自找的,真是划算、值得!

     那天聽暑假期間訪波士頓曾同他吃飯的堂姐極力稱讚這小子很體貼並成熟、懂事。轉述他稱老爸「不希望未來媳婦是老美,最好是中國女孩…..。」──真是見鬼!明明是這小子愛吃中國菜,卻反將大帽子硬扣老爸頭上。嘿!不過,偷偷告訴你:故意讓兒子們吃慣中餐、養成中國胃,讓他們明白將來娶老美媳婦下場就得要天天吃乳酪、啃漢堡,其實是我們夫妻倆自孩子年幼便商妥策略!

     不久前,兒子電話中吞吐地告知:畢業後想申請赴空軍當軍醫。聽見老爸爽快贊成後,他反倒有些詫異。知子莫若父:反對時,偏更要去。不過你老子還是有張王牌──在外混了四年,苦頭你還吃不夠?我就不信空軍會天天炒香干肉絲、烹麻婆豆腐,頓頓弄美味的中餐養你!那兒,再不像波士頓鄰近還有個Chinatown。想想,日日三餐啃西餐漢堡的滋味究竟會是如何?勸你,還是好好三思!